這些打賞,無效

瀟湘晨報瀟湘晨報 社會 2020-05-23 14:22:55

5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依法妥善審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的指導意見(二)》(以下簡稱《意見》),其中明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未經其監護人同意,參與網絡付費游戲或者網絡直播平臺“打賞”等方式支出與其年齡、智力不相適應的款項,監護人請求網絡服務提供者返還該款項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新冠疫情發生后,全民減少外出聚集,未成年人上網時長增加,原就存在的未成年人巨額打賞、充值現象便更為突出。最高人民法院對類似民事案件審理提供明確指導意見,無疑有利于平息此類現象引發的民事爭議,監護人訴請企業平臺返還款項獲得了更有力的支撐。另外,在支出款項數額方面,《意見》將應予返還的款項限定在與未成年人的年齡、智力不相適應的部分,對下一步司法實踐而言,法官也可根據未成年人所參與的游戲類型、成長環境、家庭經濟狀況等因素綜合衡量判定,賦予法官以更加靈活司法解釋空間。

最高法的指導意見,釋放出司法部門積極介入審理的信號,從而督促相關應用運營商主動回應爭議,及時返還款項。同時,《意見》呼應了我國民法總則規定中,對不滿8周歲未成年人屬于無民事行為能力人,8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為限制行為能力人所發生的與智力不相適應的民事行為爭議處理規定。

不過,法律界定未成年人沒有獲得監護人追認的充值、打賞行為均是無效的前提,是監護人應承擔有效舉證責任,即證明作出巨額打賞、充值的人為未成年人。但多數時候,監護人舉證難度較大,結果好點也就是折扣返還,甚至難免無果而終。

未成年人的上網設備往往由監護人提供,而一旦出現巨額充值、打賞,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和后續維權問題,也都落在監護人頭上。因而監護人要把好子女上網的第一道關,關注其上網偏好,做好設備支付方式管理,比如設置指紋支付、刻意“隱瞞”支付密碼等辦法,讓“熊孩子”距離便捷支付遠一些。

從維權效率看,精細化管理子女上網,既能及時制止未成年人巨額充值、打賞行為,培養其形成良好上網習慣,同時一旦發生巨額打賞、充值“意外”情況,也有利于后續維權取證。

打賞、充值過程,也是網絡企業、平臺收費模式變現、實現利潤增值的過程,一些平臺為營利“來者不拒”,甚至刻意誘導未成年人充值、打賞。有報告顯示,部分直播平臺青少年模式形同虛設,在逐利傾向下,所謂的使用時限、實名認證設計有不少“bug”,往往很容易便被未成年人“突破”。行業自律的缺失,為識別、保護未成年人增添更多困難。

2019年我國未成年網民規模為1.75億,未成年人互聯網普及率達到93.1%,未成年人使用網絡將是大勢所趨。在互聯網應用迭代升級過程中,平臺除了發展技術,提供多樣豐富的應用產品,也要讓技術善為,在社會責任上有所作為,在利益謀取上有所不為。

來自未成年人的巨額打賞、充值,在企業眼中是豐厚的收益,但這本可能是普通家庭維持生活的必需。一旦經濟損失無法挽回,整個家庭都將陷于被動的生活。從家庭教育角度反思,未成年子女在巨額打賞、充值問題上缺乏監護人的有效引導,不利于培育他們的經濟理性和責任意識。

網絡“打賞”可退還,是為未成年人莽撞行為留足余地,但想要管住“熊孩子”的手,依然離不開家庭教育、互聯網平臺的合力而為。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奇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華奇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喜歡發布評論
留言與評論(共有 條評論)
   
驗證碼:
广西11选5开奖号码一定牛